我们最失败的是父母已经是该享福的年龄,我们仍然是不成器的样子,仍然是他们的牵挂与负担。一辈子都在欠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