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没有喝过星巴克,没有买过口红,没有用过化妆品,没有LV包,甚至零钱都是用塑料袋包的,但是我的生活费用从来没有迟到过。

我以一声妈妈为理由,向她无尽的索取,她以妈妈一声为枷锁,向我无限的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