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一文 / 22浏览

螃蟹就酒,越喝越有

“秋风吹,蟹脚痒。”每年中秋节前后正是螃蟹最肥美的时候,而对于螃蟹的热爱,古人不比今人少几分。虽然螃蟹在我国的食用历史极为悠久,不过螃蟹正式成为古人眼中的时髦珍馐,需要等到一个人的出生——毕卓。此人生活在众星云集的魏晋时期,毕卓平生有两大爱好,一好饮酒,二好吃蟹,在任职吏部郎的时候,还干过醉酒后去百姓酒瓮中偷酒被抓的荒唐事。而他之所以成为螃蟹代言人,主要是因为南朝刘义庆的《世说新语》里的一条记载——毕茂世(毕卓)云:“一手持蟹螯,一手持酒杯,拍浮酒池中,便足了一生。”

看看,一手拿蟹腿,一手拿酒杯,喝一口酒,吃一口蟹,多么独特的姿势,多么深刻的人生感悟!由此,螃蟹配酒一举成为后世人眼中潇洒风流的经典象征,引起了很多文人墨客的模仿。

左手拿蟹右手举杯,食蟹的仪式感少不了

毕卓一代言就是1700年,后世的文人雅士,只要想表达畅快诗酒尽兴娱情,模仿毕卓的“一手蟹螯,一手酒杯”就是基本操作。

毕卓的后世粉丝中不乏超级大咖,比如李白。众所周知,酒是李白一生至爱,否则不会有四首《月下独酌》诗流传于世。大家最熟悉的是其一中“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几句,在其四中还有这样的描写:“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这里的“金液”指的是美酒,蟹螯搭配美酒,美上加美,醉眼蒙眬中,李白感觉自己走进了蓬莱仙境。

宋代的徐似道写有《游庐山得蟹》一诗,开头即点明“不到庐山辜负目,不食螃蟹辜负腹”。不看一看庐山对不起眼睛,而吃不上螃蟹就是对不起肚子啊!好在诗人庐山一行,终于完成了这两件憾事,因此发出了“持螯把酒与山对,世无此乐三百年”的感叹。

大诗人陆游也是吃蟹高手,《病愈》诗中云:“蟹肥暂擘馋涎堕,酒绿初倾老眼明。”身体稍有好转的陆游持螯把酒,刚动手掰开蟹壳,口水就淌了下来,接着喝一口酒,顿时感觉昏花的老眼也亮了起来。是真爱粉没错了。

浙菜系中有一道名菜“双味蝤蛑”(yóu móu),蝤蛑是蟹的别称,浙东沿海地区又特指青蟹或者梭子蟹。对于梭子蟹的美味,吃货苏轼自然是慕名已久,却一直苦于囊中羞涩,不能一尝滋味。所以当他府上的下人呈上如盘子一样大的梭子蟹时,见惯了大场面的苏轼仍难掩兴奋之情,并在心里默念了一句:“知我者,丁兄也。”

丁兄,即丁公默,与苏轼为同科进士,两人还有亲戚关系,交情甚好。从徐州调任湖州太守之后,苏轼给丁公默寄诗一首,作为回礼,丁公默寄来了几只梭子蟹。本着好菜不过夜的基本原则,当晚苏轼就吃了个爪干毛净,酒足饭饱后,留下了这首《丁公默送蝤蛑》:“溪边石蟹小如钱,喜见轮囷赤玉盘。半壳含黄宜点酒,两螯斫雪劝加餐。蛮珍海错闻名久,怪雨腥风入座寒。堪笑吴兴馋太守,一诗换得两尖团。”

“一手蟹螯,一手酒杯”发展到后来又有了更明确的动作要领——左手拿蟹,右手举杯。比如南宋人辛弃疾的《水调歌头·再用韵答李子永》一词中说“断吾生,左持蟹,右持杯。买山自种云树,山下斸烟莱”,抒写了作者失意愤世的情怀。明代唐寅的《江南四季歌》描写的则是重阳节赏菊喝酒吃螃蟹的场景:“左持蟹螯右持酒,不觉今朝又重九。一年好景最斯时,橘绿橙黄洞庭有。”就跟现在大家吃饭前对着美食一顿狂拍一样,古人吃螃蟹的仪式感一点都不能少。

在历史上,诗词大咖争相咏蟹的情况,集中于唐宋,而延续至明清。之所以集中在唐宋时期,正因为那个时期是螃蟹作为食材走向大众的关键时期。唐宋时期,水域丰富,特别是随着唐中后期经济重心的南移,江南经济得到大发展。唐末五代时期,吴越国内已经有专门从事螃蟹捕捞作业的“蟹户”,到了宋代又出台了专门针对蟹户人家的税收项目,这些都显示出螃蟹产业正日渐形成规模。以往还属于稀有美味的螃蟹,正悄悄地走上更多国人的餐桌。

随着螃蟹产业的发展,古人在吃螃蟹方面越来越精细,唐宋时期出现了多种多样的烹饪蟹肉的方法,比较流行的吃法有糖蟹、糟蟹等,比如宋代苏舜钦的《小酌》“霜柑糖蟹新醅美,醉觉人生万事非”,经霜的芦柑、糖腌的螃蟹、新酿的美酒,诗人觉得有了这些美味,人生就满足了。

此外在两宋时期诞生了大批螃蟹菜品,比如风行的炒蟹、渫蟹、酒蟹、赤蟹、白蟹、五味酒酱蟹、酒泼蟹等,而其中,有两种菜品,分别代表了那个时代的北方和南方蟹馔的最高水平。

到了清代,吃蟹界又横空出世了一位骨灰级大咖——李渔。林语堂评价此人曰:“他是一个戏剧作家、音乐家、享乐家、服装设计家、美容专家兼业余发明家,真所谓多才多艺。”他会把泉水用竹片引到灶前,美其名曰“来泉灶”,把果树种在屋檐下,美其名曰“打果轩”,还把家里的窗户做成画轴的样子,正对着西湖,恰似一幅西湖风景画。放到现在,绝对是如李子柒一般的百万级“博主”。

据李渔所着的《闲情偶寄》中记载,他对螃蟹的爱简直到了“以蟹为命”的地步。每年,当螃蟹未出时,他就开始存钱,称之为“买命钱”。到了蟹上市之日起,每晚必吃,从不间断一日,而且常常一顿吃上二三十个。螃蟹下市了怎么办?人家早就打算好了,用家里的两个大瓮倒上绍兴花雕酒,腌制醉蟹。等上市鲜蟹吃尽,先取瓮中醉蟹过瘾,而后腌蟹的酒也不会浪费,称为“蟹酿”,一直喝到来年螃蟹上市。

李渔自有一套吃蟹经,他认为,凡是吃蟹,最好整只蟹蒸熟了放在盘中,端到桌上,听任客人自取自食。而且,吃蟹要自己动手,边剥边吃,才有味道。“螃蟹代言人”这一称号,李渔绝对当之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