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一文 / 4浏览

出宅

阳光村有兄弟俩,哥哥叫于大生,弟弟叫于小生,老父亲生前留给兄弟俩一套老式房子。兄弟俩结婚后,于大生住东房,于小生住西房,中间的客堂共用,一块场地四四方方很宽敞。

同住一宅,同住一屋,可兄弟俩的境况却是大相径庭,天壤之别。弟弟于小生娶妻生子后,顺风顺水,一家人过得欢天喜地。可哥哥于大生却是厄运连连,生不如死。于大生的儿子军军一岁多的时候突发高烧,昏迷不醒,夫妻俩急得团团转,抱着儿子到处求医,省城各大医院都有他们的足迹,最终军军的腿落下了严重的残疾。

军军的病刚告一段落,本以为可以太平了,谁想于大生妻子又病了,而且患了不治之症,几经周折做了手术,术后两年病亡。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于大生痛不欲生,料理了妻子的后事,他一个大男人拉扯三个孩子过日子,这日子可想而知。村里人都说,于大生这辈子算是完了。

顺风顺水的于小生翻了平房,这几年他办厂子做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这些年来,妯娌之间常有矛盾,兄弟俩也不说话,不走动。

可今天于小生突然来找于大生,于大生觉得很好奇,不知兄弟找他是为哪般。

于小生进了门,递上一支烟,说:“哥,我要盖楼了。”

于大生一惊,心想:你要盖楼就盖呗,告诉我干啥?

于大生接过烟点上,猛吸两口说:“你有钱盖楼是好事,啥时候动工我去就是。”于小生想了想说:“你肯定要来的,但今天我来是想跟你商量,我想出宅,你看好不好?”

于大生又是一惊,出宅?那当然好。

于小生盖平房的时候就让他出宅,他们夫妻俩就是不肯,妯娌俩也因此结下了怨,后来经常有摩擦,三句不对就吵架。于大生的妻子常常受气,整夜整夜哭。于大生嘴上没说,可心里一直记恨,是兄弟夫妻俩把妻子活活气出病来的。现在妻子刚走不久,于小生就来跟他说要出宅,难道是于小生夫妻良心发现了,还是妻子泉下有灵?

于大生瞟一眼兄弟说:“出宅当然好,当初我就说过,你就是不听,现在楼房都要九米进深,你若在原地盖楼前面的场地就没了,出宅后场地和空气就不一样了。”

于小生低头抽烟,说:“我出宅,老宅基都归你,你将来盖房子就宽敞了。”

于大生说:“那是自然,所以你出宅,我们两家都有利。”

于小生抬起头说:“新地基费用高,需要夯实基础,人力物力不少。哥,我看这样吧!你贴我三千块,我就出宅,对大家都好,你看怎么样?”

于大生瞪大双眼,说:“啥?我贴三千块?兄弟啊,你干脆要我的命算了!这些年我能不挨饿已经谢天谢地了,让我贴你三千块,你怎么说得出口,你怎么好意思说出来?”

于小生沉默片刻,闷闷地起身走了。

半年后,于小生的平房推倒了,他在原地盖起了二层楼房。于大生没吭一声。村里人背地里都说,这楼房确实盖得不错,但没了场地总归是个欠缺。

从此,于大生的家里一年四季没了阳光,兄弟俩也互不来往,形同陌路。

几年后,孩子们渐渐长大了,女儿出嫁了,儿子于军军勤奋好学,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发表了好多作品,在镇文化站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