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的说话方式和现代人有什么区别呢?

古人说话与现在说话其实区别不大,最多是一些现代的词语古代没有罢了,哪怕是朝堂之上的大官虽然在庙堂之上侃侃而谈,引经据典,但他们在私下交流也是说的大白话。古代人们受教育率很低,十个人里有一次认字的就不错了,一百个人里只有三四个“先生”,老百姓不懂文言文,说的都是方言型白话文,为了能使的朝廷的政令不出现误解,官员们都是用一种通用的口音来当作官话和官腔,类似于现在的普通话。

所以古人说的话也是白话,也就是说一套写一套。比如雍正就特别爱用白话写朱批:“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就是这样秉性,就是这样皇帝。”给封疆大吏年羹尧的朱批:“朕实在不知怎么疼你,才能够上对天地神明,尔用心爱我之处,朕皆都体会的到。朕亦甚想你,亦有些朝事和你商量。”再比如明太祖朱元璋下的抗倭令:“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告诉百姓,准备好刀子,这帮家伙来了,杀了再说。钦此。”是不是有些难以置信?

要知道文言文的发明,是伴随着书写文字而出现的,对于那时候的人来说,书写是用来记录口语,将这些信息传递给其他人,或者是自己心目中的神灵,这么重要的事情,自然会用一些比较重要的不容易损坏的书写载体,那么这个成本就上去了,所以中国人发明了文言文这个东西,是在表达清楚含义的前提下,对口语进行省略变形。要注意文言文的发明不是一次成型的,而是一点点堆积而成,在时代上要比文字慢一点,但不会慢太多。

同时文言文的出现也可能是由于发声器官进化不到位。语音出现在文字之前,实际中你会发现有这个音但不一定能对应着字。由此推断,字是从语音里脱胎出来的。早期发声器官进化不到位,能使用的音节比较少,所以对应的字少。音节发音比较模糊,所以一个字会对应很多个意思。再一个就是审美的需要。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翻译成白话就没有了诗意。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意境,这画面,必须用文言文。

另外古人最早是把文字刻在龟甲、兽骨上,后来是把文字书写在竹简上。龟甲、竹简等作为文字的载体,不仅原材料贵重而且制作复杂,因此必须将松散的口语大白话凝炼成以单字词为主的文言文,目的是在有限的书写空间里用最少的字词尽量表达最丰富的内容。不过,即使是古人的白话,在我们如今依旧是不太懂的,因为白话文是一直变化的,没有固定的格式。所以啊,要想了解古人,还是要学好文言文。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消息盒子
# 您需要首次评论以获取消息 #
# 您需要首次评论以获取消息 #

只显示最新10条未读和已读信息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