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历史上孙权要拼死争合肥,六次北伐曹魏?甚至在第二次合肥之战中,拥兵十万的孙权,更是惨败于仅有七千兵力的张辽,被后人戏谑为“孙十万”,今天就来为各位详解其中原因。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曹操去世后,合肥的战略地位开始下降。先是曹丕改变了曹操南征“必越巢湖”的策略,选择从东线中渎水路线南征,后魏明帝曹叡更是在合肥不设防,直接放弃了此地。

同样,从公元241年起,东吴也放弃了孙权“北伐必先取合肥”的既定战术。吴军数次经过不设防的合肥,都选择了越城而过,无视昔日军事重镇的存在。

崛起:合肥成为南下北上的“门锁”

府为淮右噤喉,江南唇齿。自大江而北,得合肥则可以西向申、蔡,北向徐、寿,而争胜于中原。中原得,合肥则扼江南之吭,而附其背矣—《读史方舆纪要》。

赤壁之战后,东吴占据了长江中下流,魏、吴形成隔江对峙的局面。但是,长江流域长达6000多公里,东吴没有足够的兵力沿江布防,在这种情况下,孙权要确保东吴的安全,就必须将防线向北前移至淮河,在全长只有1000多公里的淮河流域布防,这就是古人总结出来的“守江必守淮”战略原则。

孙权要北上淮河,理论上只有三条通道,即中渎水路线、濡须水路线以及汉水路线。但汉水到达襄樊后转西,东吴的水军优势无法发挥;而中渎水道则受季节及雨量影响较大,无法保证常年通航,因此,濡须水路线就成为孙权北伐的首选。

合肥是濡须水路线上的战略据点,位于施水与肥水的连接地段。北上经合肥进入肥水可直达淮河,而从合肥南下巢湖出濡须水则可到达长江,可见其是曹操南下、孙权北上的“门锁”,战略地位扼要。

另外,曹操还以合肥、襄阳以及祁山为战略支点构筑曹魏的防守体系,进一步凸显出合肥在曹操战略体系中的重要地位。

先帝东置合肥,南守襄阳,西固祁山,贼来辄破于此三城下者,地有所必争也—《三国志·明帝纪》

综上所述,随着曹、孙隔江对峙局面的形成,连通长江与淮河的濡须水道成为了曹操南征、孙权北伐的首选路线,而居于此水道中间的合肥,则成为双方的必争之地。

为了限制孙权夺取合肥,曹操实施了一个看似合理的军事行动,没想到却埋下了隐患……

弊端显现:合肥孤城难守

建安十三年,孙权突袭合肥,第一次合肥之战爆发。此时合肥城中并没有曹魏的正规军,守将刘馥因此不敢出战,他一边组织城中居民固守,一边向曹操求援,曹操刚在赤壁之战中遭遇惨败不久,无力派大军前往救援,只好象征性地让张喜带千骑往合肥。最后多亏蒋济用计使孙权退兵,不然,合肥就落入孙权之手了。

建安十四年(209年),心有余悸的曹操为了防范孙权再次进攻合肥,决定采取坚壁清野战术,将淮南的民众强制内迁(淮南十余万百姓受惊反而逃到东吴境内),在长江以北至淮河以南之间,形成了一个纵深几百里的无人地带。这一举措增加了孙权北伐的难度,由于野无所掠,无法从当地获取军资,导致孙权每次北伐都不能持久。

但是,孙权拿下皖城后,合肥就暴露在东吴的攻击范围之内。再加上合肥附近的民众多数已逃走,当地无法担负驻军所需的物资,只能靠投入大量的人力从后方调运军需,导致驻军成本大大增加。因此,曹魏始终无法在合肥大规模驻军。

在这种情况下,合肥的战略地位开始动摇。从黄初四年(公元223年)开始,曹丕将扬州治所移至寿春,同时将最高州军事长官-征东将军也改为常驻寿春,寿春成为了军事调度和指挥的中心,合肥则沦为前线要塞,成为寿春的桥头堡。

综上所述,曹操的坚壁清野战术是把双刃剑,虽然增加了孙权北伐的难度,但也导致已方在合肥驻军的成本过高。在这种情况下,曹丕将扬州治所北迁至离许昌更近的寿春,合肥的战略地位开始下降。

不过,此时的合肥,仍然是孙权北伐的首选目标。

衰落:曹魏对外战略改变,寿春崛起

公元230年,魏明帝曹叡采纳了满宠的建议,放弃合肥旧城,另在离施水三十里的地方依山修筑新城。由于合肥新城远离河岸,因此增加了以水军为主的东吴军攻城难度,同时,寿春又与新城形成了犄角之势,一旦吴军上岸,寿春的守军就会南下切断吴军的归路。正是害怕首尾受敌,在第五次合肥之战中,吴军就待在船中二十多天都不敢上岸。

正始二年(241年),司马懿采用邓艾的建议,开始在两淮地区开展屯田。几年之后,就出现了“自寿春到京师,农官兵田,鸡犬之声,阡陌相属”的繁荣富庶景象,从而彻底解决了“每大军征举,运兵过半,功费巨亿,以为大役的难题”,同时也确立了寿春江淮防务中心的地位,而合肥的战略地位则进一步下降。

在地理位置上,寿春比合肥距曹魏的中心地区更近,曹魏实际上是将防线从合肥后撤至寿春了,这与曹魏在南面将防线从襄樊后撤至宛城如出一辙。由此可见,曹操逝世后,曹魏的战略已由主动进攻,转入战略防御状态,因此放弃了远离中心区的襄樊、合肥等城池。

而对东吴来说,远离江岸的合肥不再是北上的“门锁”。首先在合肥驻军不仅成本过高,而且容易被从寿春南下的曹军围歼;其次,寿春已成为北上的新“门锁”。在这种情况下,东吴也对合肥失去了兴趣,开始将寿春作为北伐的新目标。

在芍陂之战中,全琮就过合肥而不入。而诸葛恪北伐时,也无意攻占合肥新城,只是作势佯攻,企图用围点打援战术消灭从寿春南下的曹魏援军,但司马师识破了诸葛恪的计谋,决定放弃合肥,导致吴军无功而返。随后丁奉北伐时,同样无视合肥的存在,直奔寿春而去。

综上所述,曹魏将防线后撤至寿春后,合肥的战略地位下降,不再具备“门锁”的战略地位。在这种情况下,曹魏、东吴双方不约而同地选择放弃合肥。

结语

曹操采取的是主动出击战术,所以将离建业更近的合肥作为南征的发起地,从而确立了合肥的战略地位。后曹操时期,曹魏转入战略性防御,所以将扬州治所迁至离许昌更近的寿春。在此过程中,寿春取代合肥,成为濡须水路线上新的“门锁”,而合肥则失去了战略价值。

所以,曹魏对外战略的改变,决定了合肥的战略地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