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遇十二首·其二》 张九龄

幽人归独卧,滞虑洗孤清。
持此谢高鸟,因之传远情。
日夕怀空意,人谁感至精?
飞沉理自隔,何所慰吾诚?

译文

归隐到这幽静的山林以来,每天都独自高卧在林泉之下,积聚的愁虑被洗涤得干干净净。
我想拿这些来感谢那高飞的鸟儿,因要托她传达我这遥远的情怀。
日日夜夜我空怀着这无限情意,可是又有谁能体会到我至诚的情意呢?
那飞鸟和沉鱼本来就情趣相隔,又怎么能慰解我的心怀情意?

注释

高鸟:高飞的鸟。
飞沉:指鸟和鱼。

消息盒子
# 您需要首次评论以获取消息 #
# 您需要首次评论以获取消息 #

只显示最新10条未读和已读信息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