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海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应该看哪里

我在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工作。这是一门非常大众化的工作。大概文通字顺的中国人均可胜任。我做这行当很多年了。某种程度上说,长期的案头工作已经影响了我的...

在外地看电影

W市是我见过最糟的城市之一。 它的火车站低矮,黯淡,仿佛刚刚修好就旧了。墙上的广告牌也是乌七八糟,有汽车经销商投放的豪车广告,有五星级酒店的广告,其...

上海滩的贾斯汀·比伯

凌晨1点半,贾老师给我发了个短信:出来聊聊?好啊。你怎么了?我特别痛苦。 贾老师就住在附近。长寿路夜总会建筑群后面的某小区。我放弃了被子里暖洋洋的女...

白巨人的黄昏

他的书桌正对着窗户。透过窗户能看到对面楼,玻璃不平,有反光,对面的墙壁常常因此在晚上显得明晃晃,他多次跟别人提起这种明晃晃,就在之后几年,他和李雪...

都不行了

浦东总是很深刻。尤其是我每天走的这一段。北起卢浦大桥,南到闵浦大桥的这一段浦星公路。 这里总是很荒凉,不论有多少车,多少人,这里总给人一种灰蒙蒙的...

神奇胡总在哪里

长隆也无非是这样。 热情的海报打满地铁,上面印着永远不会在现实生活中出现的人,让一切看起来像仙境。然而从白云机场出来打车过去,则将要花去一个小时。...

夜游人之歌

一年前的冬天。我刚找好一份新工作,试图蜷缩于其中过冬。 工作地点在一条僻静的小路上,小路的两边种着梧桐树,秋冬之交的时候,梧桐树的叶子会落满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