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秋莎

毛毛侧卧在凉席上,眼睛闭牢,假装午睡。听见门砰的一声关掉,木楼板嘎吱嘎吱响。毛毛一动不动。楼下,自行车趟过水门汀门槛,“咣当”一记,接着车铃清脆地响...

弄堂的瓦解

老房子像野兽,有脊柱,有肋骨,有呼吸,但没有心。五斗橱上的“三五”牌座钟,坏了很久,成空壳子。也随它去。住在这里的人,像失去了时间。 上海市区的老房子...

醉酒

小雅嗜酒,特别是黄酒,琥珀色温柔的液体。天凉了,黄酒要烫热了吃,加些许姜丝,暖胃。 小雅不喝市面上的石库门、XX一号,只喝绍兴酿造的老酒,一瓮一瓮的...

曹安路

这条路,一头连着上海最大的工人新村——曹杨新村,另一头连着上海的西大门——安亭,所以叫曹安路,是这座城市最长的路之一。时过境迁,几番改建,如今它不再通...

拳王

1.十二岁那年,老爹送我去练拳。教练是老爹的老友,姓胡,人称胡胖子。 我跟在老爹身后,不情不愿。其实我更想学散打,泰拳也行,至少要手脚并用。“街霸”里...

老男人

一、 1969年,舅舅初中毕业,穿上梦寐以求的军装,奔赴江西某军垦农场,成为一名“兵团战士”。 说是战士,主要还是干农活。兵团在鄱阳湖边围湖造田,战士们农...

守恒律

从小我就有个悲观的想法,我觉得这世上的情感是守恒的。大到整个世界,小到一个人,给了你多少欢乐,也会赋予你同样的悲伤。或者说,如果快乐是正数,悲伤是...

稻田

小顺咽不下这口气。 事情是这样的,早上数学课,小顺被老木头叫到黑板前,算一道三角函数题。小顺昨晚跟阿胡子和小德他们“押二八”去了,连作业都是一早来学...

少年王希望

刘老师是我们五六年级时的班主任,背地里,我们叫她“母老虎”。 顾名思义,母老虎当然是严厉的。刘老师四十岁出头,身材微胖,梳一个刘胡兰式的短发,精力充沛...

与君生别离

1. 那时我小学四年级,杨约五年级。我俩在同一个作文兴趣小组,我叫他小哥哥。杨约一头鬈发,眼睛大大的,很秀气。我注意到,他的嘴唇是紫红色的,像一嘟噜...

日记

一、3014号宋小川,有人探视。 听到自己的名字,小川有些诧异。他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只有几个同伙——也都被关着——谁还会来看他?想到今天还算是个特殊的...

关于浪漫

一、 小时候爹妈吵架,老爹愤而离家出走。老娘说,“别管他,让他走。” 一顿饭的工夫,老爹回来了,买回一条鳊鱼,两只番茄,半颗花菜。 不久后又吵,老娘怒...

反派

我有一种很不健康的心理,那就是,我不太喜欢文学影视中的正面人物,倒是对一些反派情有独钟。 小时候看武打片,巴不得男主角早点死掉,不要每次都身负重伤跌...

金刚

他是个臭名昭著的角色,在我们这所乡镇小学。其实不过是些逃课打架之类的鸟事,偶尔偷他爹的烟抽。他曾拉了三个小兄弟,自封为XX小学四大金刚。可惜那几位哥...

糖枇杷

小学堂的北边有块地,是政府批给米兰克的。九几年时候,谁不知道米兰克,那是一家大型中日合资服装企业,也是小镇招商引资的重头戏。上至县政府,下到村支部...

有一种战争注定单枪匹马

1、 她说,第十七次化疗,疼得受不了。想死。 两年前,她和男友一起去日本读博士。她常觉得肚子疼,有垂坠感,伴随不规律出血。去医院一检查,卵巢癌。 爸妈...

奔跑的时光

那是我中学时代的最后一届运动会。当时我瘦成一根竹竿,体育成绩不值一提,只有长跑还拿得出手。体育委员拿着报名表拉人,各个项目都有人报了,唯独男子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