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美龄为何被称「中国空军之母」

1936年,宋美龄就任隶属于军事委员会的航空署秘书长,实际上成了国民党空军的司令。1937年8月13日,中国航空委员会发布「空军作战第一号令」和1938年5月20日中国两架轰炸机飞到日本本土撒传单之令,均是经宋美龄批准下达的。宋美龄对空军情有独钟,一生最喜欢佩戴的胸饰即为空军飞行徽章。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习惯将国民党空军称为「我的空军」。据其侍从副官夏公权回忆,在其晚年居住的纽约蝗虫谷寓所的客厅里,一直悬挂着抗战初期她与空军功勋飞行员们在南京大校场停机坪的巨幅合影照片。宋美龄深知空军在现代战争中的重要地位,1937年3月12日,她在发表的《航空与统一》一文中说:「一切促进中国统一的新发展,或许要推飞机的功绩最伟大。 」1938年春,宋美龄因健康原因辞去航委会秘书长职务,由其兄宋子文接任,实际负责人则为钱大钧,但宋美龄始终对空军的人事、采购甚至训练和作战都掌握大权。

蒋介石在萌生建立一支强大空军的想法后,一直苦于没有合适的人选。虽然宋美龄之前对飞机对空军都完全不了解,但她多年留学美国的生活使其谙熟国情文化等等方面的事物,还有她高超的语言能力,这些都便于购买飞机时的必要交流。而且她和孔祥熙、宋子文都没有大的矛盾,最重要的,是能够保证蒋介石对空军的绝对控制。美国女作家认为,蒋愿意由宋美龄出面主持「摇篮时期」的国民党空军,显示「蒋介石的看法有一点是颇为明确的:即国民政府需要现代化中国的军力,尤需战斗机。然而,购买飞机涉及大笔款项,蒋介石无法决定他那批贪污成性的幕僚中,究竟谁能负起这一重任。他知道自己的妻子可以信赖,因此,这位只受过音乐、文学和社会美德教育的宋美龄,便把许多时间花在有关航空理论、飞机设计和比较各种飞机零件优劣的技术刊物上。她和外商洽谈,订购了价值两千万美元的产品。她从采购商摇身一变为中国空军『总司令』 ,对妇女而言,这是史无前例的。」

宋美龄这个秘书长的职务绝非挂名的闲职,她为了做好工作,阅读大量关于飞机设计的杂志,并且对各种机型做了认真比较,积极筹措资金购置作战飞机。她发动社会捐款献机,发起「献机祝寿」运动,接受了105架献机;她还争取到担任财政部长的大姐夫孔祥熙的帮助,多方筹措经费。据资料统计,从1937年到1944年,中国为购买汽车火车,购买工业用品、购买材料及机器、建筑铁路等等,多次向国外借款,其中就有专供宋美龄购买飞机用的「中美飞机公司借款」1500万美元。

筹措经费后,立即将之用于建立航校、机场。有了飞机,还要培训飞行员并建设航空配套设施。为此,宋美龄专门从黄埔六期学生中挑选出一批人,成立航空班,并在南京、洛阳、杭州、南昌成立航校,力图培养一批精干的飞行员;在南昌设立飞机制造厂,并且选派人员到意大利学习飞机制造;大力培养、训练大批空军地勤人员;在西安、洛阳、南昌、开封、武汉、长沙、成都、昆明等地开辟飞机场,在全国各地建设军用机场、储备大批航弹、航油。抗战前夕,中国共有机场262个,飞行员700多人,航空建设初具规模。

与此同时,宋美龄还亲自写信,邀请美国的陈纳德来中国当空军顾问,信写得很具体:月薪1000美元,外有各种津贴,专用司机、轿车和译员,并有权驾驶中国空军的任何飞机。原在美国因病离开军职的陈纳德就这样于1937年4月1日由三藩市搭乘「加菲尔总统号」,以赴华考察农业之名,6月初到达上海。在初次与宋美龄见面后,陈对宋颇有好感,称「她永远是我的公主」。原来陈纳德只准备干3个月,结果一干就是他的后半生。1937年7月,陈纳德正式在宋美龄手下投身中国抗战,他参与了上海、南京、武汉的对日空战,在昆明训练了大批优秀的飞行员,最后还成为闻名遐迩的美国志愿空军「飞虎队」的组织者和领导者,为中国抗战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也成为美国人心目中的二战英雄。

Loading收藏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